柳川柠子🍋

看置顶
柳川柠檬子,凹凸吃雷安
全职喻黄洁癖其他比较杂
梦想是能够进步,考上大学。

【雷安】自由之战

干什么这个魔鬼,大家快去催她更新
好感动呜呜呜呜)

这是一个账号:

【图书馆战争pa】


『图书馆自由宣言』
第一 图书馆有资料收集的自由
第二 图书馆有提供资料的自由
第三 保护图书馆利用者的秘密
第四 图书馆反对一切不当审查


00
当人类真正开始寻求所谓思维自由之时,才是思想的开始。


01
滴——滴————滴——
一阵尖锐的警报声打破了图书馆特有的安逸。凯莉抬眼,打量一眼馆内零零散散的客人,最后咬碎嘴里的草莓硬糖,合上了手中的新世相新刊。


“傻子带他们去避难所,我去找老丹。”
“凯莉,我有名字的。”
“得得得,安莉洁,行了吧!”


凯莉头也不回,敷衍的挥挥手转身就朝门口走,安莉洁看着她干脆利落的背影叹了口气,继续疏散起馆中客人。


丹尼尔一身作训服还没来得及换,站在馆内大厅里和一个黑发年轻男人对峙着。
青年面无表情,端着一幅公事公办的模样。他抬手推了推架在鼻梁有些下滑的金边镜框,另一只手递出一张对折着的红头公章文件。
“根据媒体净化法第三条例规定,当即执行审查法,净化特别机关在此向国立第一图书馆通告。”食指一松,薄纸展平在丹尼尔等人眼前,“请立刻上缴违法书籍。”


“多谢您的建议。”
丹尼尔面上笑意不减,听见高跟鞋不急不缓地踩在地面,单手随意接下文件纸,递向身后愈近的脚步来源,“看看。”


凯莉挑挑眉,扯过文书瞥了一眼。被咬碎的流心糖在口腔扩散开来,甜腻的糖浆刺激舌尖,她舔了舔上颚,随意道:“我们没有这些书。”


“你……!”


“就是这样了。”
丹尼尔理了理衣襟,神色一变笑意全无,他看着黑发青年,语气不善道:“下面是国立第一图书馆图书队的回复。”


“根据图书馆自由法第33条,国立第一图书馆图书队行使拒绝权。”
“开战吧。”


黑发青年面显菜色,牙关咬紧。他手臂肌肉紧绷,下一刻突然抬手,没有说任何废话,直接转身离开。


02
“这里丹尼尔。根据审查法规定,武力抗争只能在图书馆占地范围内。同时请各位严守战斗时间,本次战斗从9:40开始到10:40结束。重申一遍,违法会失去审查反抗权!千万注意!”


略带机质的语句传到耳中,安迷修单手握住车把,抬手刚打算按颈上喉震耳机发声暗钮的时候突然听到副驾位置上一声假笑。


他没有转头,皱了皱眉道:“你笑什么?”


座上那个男人此时右手五指夹着本精装小册,左手挽着一把M24,一双长腿不安分地盘起一半显得车内空间格外憋屈。他没有立刻回答,晾了安迷修半分钟才悠悠出口。
“笑你傻逼。”


“雷狮你……!”


咚——!
“别吵,看路。”
雷狮抵上驾驶位侧边的那一脚彻底在挑衅后激怒安迷修,只是鉴于情况特殊,两个人谁也没像平时那样突然动手。安迷修皮笑肉不笑的坐正姿势继续开车,刚稳下心来突然听见喧杂的耳麦里一声清脆的狙击镜开镜声。


“我嘉德罗斯。西门特殊作战一小队进入战斗准备,西门净化队大概200人左右。”


“这里丹尼尔。原地待命,一旦对面开火就反压制。”


“啧,不用你教。说到底那两个渣滓去哪了?!”


“这里丹尼尔,雷狮、安迷修队报告位置情况。”
安迷修正懊恼着被雷狮打岔忘了正事,但一听到呼叫下意识立刻做出回复,“在下安迷修,和雷狮小队正在护送新书回图书馆的路上。还有三分钟到达西侧大门,预估两分钟内将与净化队接触。”


丹尼尔弓身看着桌面的图书馆平面设计图,手边的对讲机还在有节奏的闪着红光,他手指在桌面一下一下的叩着。


9:39
“这里丹尼尔。嘉德罗斯掩护,安迷修直接突破,队员带上图书准备弃车。”
“了解。”
“是!”


雷狮随手夹上书签把书塞进了胸前护甲里。他单手掌心借力卸下弹夹放进大腿外侧的弹药盒,随手从安迷修身上摸下一格。安迷修没来得及反应,只听见咔嚓一声弹夹与枪身就已经严丝合缝的组装完成了。
“安迷修,我们身上一共就这么十几个弹匣,你老往里面放空包弹夹是显得你比别人都能装不成?”雷狮摇下车窗,拉动扳机枪口抵在窗边,本该被风吹散的一句话反常的让安迷修听了个正着。
“你本来就不是什么圣人,七年就这么端着,不累吗?”


“我……”安迷修张了张嘴,车头一转,西门门口严防死守的防爆盾墙近在眼前,咬咬牙话锋一转,“我是安迷修,接触净化队,确认封锁马上遭遇。”


“这里丹尼尔,不管人多少,直接冲。枪一响,嘉德罗斯掩护就准备弃车。”


“啧。”虽然并没等对方回答的想法,但看他话在嘴边突然转口还是有些烦躁,按下无线通讯后,语气归于平淡。
“即将接触净化队,全员作战准备。记住人在哪箱子在哪。还有我叫弃车就弃车,让我看到没跟上的直接一枪让你跟机油一起火中乱舞,听到没有?”
“是!”


不远处整齐划一的枪械上膛声落入耳中。安迷修下意识抓紧车把,单手叩住身旁架枪准备着的雷狮肩膀,一脚踩紧油门道,“稳住了!”


“不用你瞎操心,抓好自己的枪!”


9:40
汽车引擎轰鸣,方向盘一甩,车直接在路中完成了一个180°的大转弯。安迷修一咬牙,狠踩油刹撞向人群。


“射击!”
“这里丹尼尔!反击开始!”


两个声音几乎同时传到耳中,雷狮和早已占领制高点的嘉德罗斯各自一枪击散盾墙左右下盘,紧接着车冲向图书馆的瞬间黑色盾墙瓦解云散。


“带着箱子准备强行突破!一队过来掩护!”
雷狮这边把身后背着的冲锋枪与M24迅速切换,半开着车门无间断的火力压制着。安迷修则单手握方向盘,另一只手紧抓着随时抛出的烟雾弹。
突然两颗流弹击穿玻璃直击向安迷修脖颈,虽然他反应敏捷避开要害但还是被破片和风刃划了个正着,雷狮瞥了一眼状况,眉头一跳,侧头按住对讲机发信。
“准备!”


战胜痛觉的安迷修借牙咬开拉环,顺势丢出手中烟雾弹,烟雾扩散开来,他大开车门拿上车座的SMG。跳车的短短几秒内完成上膛与射击,准备后撤的途中与一个人背就这么毫无征兆的撞在了一起。


“跳!往里冲不许停!!”
一声命令从背后和耳边同时传来,一个带着机械特有的些许机质、一个带着他一直以来独有的高高在上。安迷修向后靠分散着中弹的负担,架起手中枪械边戒备边往回撤。


看起来水火不容的两个人,在同一境地下行动却是出奇的相似。
“中弹位置。”雷狮没回头,惯例问了一句。
安迷修压低声音,脚步放轻,“右手上臂贯穿伤、脖子擦伤,通讯器损坏。”


比起借用掩护强行突破的两队队员,两个断后的队长此时的境地可危险许多。
烟雾弹的持续时间只有六十秒。
就目前情况来看他们无法凭借烟幕毫发无损的撤回自家的防护网后,索性两人压低身体,加快了步子。
“我说了,你就是个傻逼。”
身后那个人半天没出声,一开口就是这种挑衅的话头。安迷修因为没脾气和他过多争吵,只是小声提醒了一句。
“雷狮,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我知道。”


“虽然我不是很清楚你们发生了什么,但你们可以往后面撤一撤了。”
两个人同时被拍了拍肩,顺带着往下扯了一把。突然失去依靠的安迷修踉跄了一下最后勉强单膝蹲下,看了眼来人有些惊讶。
“格瑞!?你不是去带队去市体育馆护展了吗?”


“回来正好撞上开战。”烟幕散尽,火力再次集中攻向这处。格瑞看了一眼黑着脸的雷狮,转头指了指安迷修的脖子,“伤没事?”
“没事,擦伤。”安迷修用手随便抹了一把脖子上的血搽在身上,突然想起什么一般叫了一声雷狮,“我通讯坏了,你帮我问问丹尼尔司令的后续打算。”


“自己问。”
“雷狮你……!”
他侧身补充了一次弹匣,眼神撇向安迷修,满是嘲意道:“我从来不登陆他的通讯频道。”


“那你可真厉害。”对讲机里传来有节奏的几声枪响,沙沙的电波突然慢慢清晰起来,那边声音格外游刃有余,“两队队员已经去北门待机了,你俩可别杵在这当木头了。”


“多谢提醒。”
话说得礼貌好听,雷狮动作就不这么简单了,摸了两个弹匣直接冲着人高调的比了个中指。上面也是毫不示弱,连着往雷狮脚边就是两枪。


“别怼了,走。”
在后面草草处理完伤口走上来的安迷修拍了拍雷狮肩膀,先一步离开。雷狮没有立刻跟上,把手中一发未用的空包弹夹握紧又松开,最后用力就这么丢在了对方的防爆盾墙外。


“赏你们的。”


现在不像是早期战争一定要拼出个你死我活的战斗模式。
在现如今这个劳动力为重的时代,人口,尤其是青壮年人口没一个就少一个,所以在战斗时两方都会尽可能避免杀灭,转而以击伤与镇压为主。
战斗结束的广播一结束枪声也就此打住。安迷修想要起身侦察对面的情况,却因为失血过多再次跌回地面。


“安哥?!”


“敌人退了。帮我把你们队长扶起来,准备几个止血带。”
雷狮长腿一跨越过屏障,看似不慌不忙的大步走到安迷修面前,身前冲锋一甩背到身后,一边麻溜着解开安迷修的装备和衣服,一边冲他比手势。


“安迷修,这是几?”
“……4。”


“你现在在哪里?”
“国立第一图书馆…北门。”


衣服一解开冲鼻的血气刺得雷狮皱了皱眉。内衫从脖子到腰整个右侧上半身全被血渗透,雷狮伸手狠捏了一把安迷修草草包扎过的右手上臂,看着对方模糊不清中皱起的眉,语气凛冽。
“知道疼还这么楞,傻逼。”他站起身,让出一个位置,“卡米尔,给他包扎一下,等医疗队过来。”


“好的,大哥。”


TBC
过一个小可爱的生日礼物。
没错是连载。
第二章等他明年生日再发怎么样。【摸下巴】
@柳川柠子🍋

评论

热度(13)

  1. 柳川柠子🍋这是一个账号 转载了此文字
    干什么这个魔鬼,大家快去催她更新好感动呜呜呜呜)